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 文章 | 下载 | 论坛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夔州杜甫研究会 >> 文章 >> 杜诗研究 >> 正文
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盐山(上)
作者:谭文兴    转贴自:本站原创    点击数:1942    更新时间:2006-11-25    文章录入:admin

 

也谈杜甫诗中赤甲山、白盐山

 

谭文兴

 


台湾学者简锦松先生所著《杜甫夔州诗现地研究》一书的第三章就是“赤甲白盐”,专门探讨赤甲、白盐二山的指谓。他认为:现在称为赤甲山的唐代叫白盐山;今称白盐山的,唐代或者同今称赤甲山一起称为白盐山,或者没有名称;唐代称为赤甲山的就是现在当地人说的子阳山。他还以此为准解释涉及赤甲、白盐二山的杜诗。

同时,简先生在该书第三章和第四章对那些与简先生看法不同的论著也进行了评论。他在第三章一开头,引了钟树梁先生1984年写的《读杜甫夔州歌十绝句》一文中谈赤甲、白盐二山的一段话后说:

钟先生是杜诗研究的长辈名家,这小段话正可说是今人对於赤甲白盐二山说法的总结,相当具有代表性。但是,在这样见识宽广的言论下,却隐藏着古注所残留的缺陷。

钟先生引述了《元和郡县图志阙卷遗文》和《水经注》对赤甲白盐二山的记载来解释杜诗,却没有注意到,二书的说法与范成大、王士祯、陶澎等人的看法,根本互相矛盾。也就是说,赤甲白盐二山在唐代以前的名称与南宋以后的名称,有重大的位移,南宋至今所有的诗文记载及杜甫诗注的均懵然不觉,此文也承袭其误。

简先生在该书第三章第三节“杜甫诗中之赤甲白盐二山”中分析杜诗《晓望白帝城盐山》,引了胡焕章先生《杜甫夔州吟》中谈赤甲山、白盐山、白帝城方位的一小段话后说:

本诗的写作时地,历代注杜家都认为是大历二年初春居赤甲所作,依照这条线索,胡焕章认为这首诗是在赤甲山望白帝城与白盐山,而且以本地人立场,他的解说相当清楚。问题是,今称赤甲山与今称白盐山,很难当得起这首诗的描写。由今称赤甲山与今称白盐山,很难当得起这首诗的描写。由今称赤甲山向白帝山与白盐山望去,虽然确实都可以看见,但是,并不在同一个方向内,往白帝山晓望之后,必须回头向左转,才能再望白盐山,如此章法极为无理。

简先生的第四章第四节“大陆学者对东屯之研究工作举例”一条里指出我对东屯稻田总数和东屯从北到南的里程都估计错了后,还有一小段引人注目的评论。他说:

谭先生还刻意解释了“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他说白盐山在白帝之南,所以东屯应该可以说在白盐之北,白帝山就是赤甲古城,所以白帝山的东麓,就是赤甲古城东。从这层层议论,包括了现地的解说以及文献的解读,实在是费了许多心力,令人佩服。

1985年发表的《关于〈夔州歌十绝句〉之六的注释》的有关原文是:

从杜甫写的《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之一中谈的东屯地势看,东屯的面积也应当是从现在的白帝公社的大桥大队到白帝庙东面沿溪两岸比较平坦的土地。他在那首诗里说:“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平地一川稳,高山四面同。”白盐山在长江南岸,白帝庙在长江北岸,东屯的位置当然就在“白盐危峤北”了。白帝城在公孙述据险称帝前名为赤甲城,后来的白帝庙是赤甲城的一部分。说东屯在“赤甲古城东”,当然也就包括土地岭到白帝庙东面一段。假若不包括这一段,那就成了赤甲古城北了。

不知是简先生以为我没有看过《水经注》、《元和郡县志阙卷遗文》,还是从我说的“后来的白帝庙是赤甲城的一部分”看出了什么,竟把我的话改成:“白帝山就是赤甲古城,所以白帝山的东麓,就是赤甲古城东。”

接着,简先生对刘真伦先生写的《杜甫夔州高斋考》一文中有关白帝城、赤甲城、白盐山、赤甲山的说法进行了评论:

在这篇文章中,他所说东瀼水流经赤甲山北麓,以今地名赤甲山而言,还可以说是正确,但他谈到杜甫何以说“白盐危峤北”时,则是陷入矛盾,难以自圆其说。他明明说东瀼水流过赤甲山北,然而他又主张白盐山因为尚在赤甲之南,所以也能改以白盐山为座标,说东屯是白盐之北。表面看,此说似乎也有道理,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读者如今人所称的东屯,从杜公祠故址东方的河谷中,就可以清楚看见山势走向(原址林木太多,视线易受阻)。假设以河谷中央为立足点,从东南到正南的方位,都是今称赤甲山以高拔的山形逼视而横过,完全看不到今称的白盐山,只有在西南一角,它才从赤甲山的山岭上露出一点头来,完全没有白盐山原有的精神风貌,(参阅193页图八,图八虽然是以旱八阵为立足点,所见相差不多),相信读者也不相信杜甫在介绍他自己的住家时竟然不以眼前山为座标,而以几乎看不见的白盐山为座标。

其次,刘先生又说:“赤甲古城,古赤甲军驻地,其地与白帝城相接。”如果我没有看错,他应是把赤甲古城设定在子阳城,和我的主张一样,但他为什么不敢把这座山就叫做赤甲山呢?还要去把杜甫明明称为“白盐山”的那座山,顺应后人错误的说法,去称作赤甲山,然后硬把赤甲城与赤甲山分开,以曲解文意。如果他接受杜甫原来的指示,把赤甲城所在这座子阳山就当作赤甲山,而东屯所倚的山就还原为白盐山,如果就可以完全用杜甫原诗来解决问题,他在考虑什么呢?旧注之害,可见得十分激烈的。此外,他谈瀼西也因为放不开旧注的影响,而指错了位置。

简先生敢于提出自己的不同看法,也敢于评论不同观点,这对于杜诗学的发展,对于学术研究水平的提高,都是大有好处的,因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繁荣艺术、推动科学进步的正确方针。

有鉴于此,我们应当着重讨论杜甫中赤甲、白盐二山的指谓是否与南宋以后不同,同时也探讨一些相关的问题。

简锦松先生所著《杜甫夔州诗现地研究》中“赤甲白盐”一章的第三节就是“杜甫诗中之赤甲白盐二山”。在这一节里,简先生列出了杜甫明确地写到赤甲、白盐二山的九首诗:《夔州歌十绝句》之四、《入宅三首》之一、《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之一、《赤甲》、《白盐山》、《黄草》、《返照》、《寄裴施州》、《晓望白帝城盐山》。简先生分析了其中的6首诗就得出结论:杜甫说的赤甲山就是现在当地人称呼的子阳山,杜甫说的白盐山就是今称赤甲山;长江南岸的今称白盐山,在唐代可能同今称赤甲山一起都称白盐山,或者没有名称。

我却认为,杜诗中的赤甲、白盐二山,实际所指同现在的赤甲山、白盐山完全一样。

我们先看《夔州歌十绝句》之四:

赤甲白盐俱刺天,闾阎缭绕接山巅。

枫林橘树丹青合,复道重楼锦绣悬。

“俱刺天”,说明两山都陡峭高耸,都是雄奇壮丽的大山。“闾阎缭绕接山巅”,从山脚盘旋而上的民房已接近山顶。正如简先生所说,这里不是指临江一面,临江一面不宜人居。“枫林橘树丹青合”,秋末冬初,鲜红的枫叶和四季常青的橘叶交织在一起,十分美丽。“复道重楼绵绣悬”,盘旋而上的民房重重叠叠,远远望去像复道重楼,非常美观。这两座山是哪两座山呢?

在白帝城附近,只有瞿塘峡入口处南北对峙的两座大山才是当地最高而又雄奇壮丽的两座大山。这两座山,就是当今有名的赤甲山、白盐山。

从杜甫写的有关的一些诗看,情况也是如此。如《瞿塘两崖》:“三峡传何处,双崖壮此门。入天犹石色,穿水忽云根。猱玃须髯古,蛟龙窟宅尊。羲和冬驭近,愁畏日车翻。”“双崖壮此门”,就是赤甲、白盐二山形成的峡门的雄奇壮丽。“入天犹石色”,就是“赤甲白盐俱刺天”。“羲和冬驭近,愁畏日车翻”,也是说明赤甲、白盐二山高大无比。再如《瞿唐怀古》:“西南万壑注,勍敌两崖开。地与山根裂,江从月窟来。削成当白帝,空曲隐阳台。疏凿功虽美,陶钧力大哉!”“勍敌”,就是实力强大的对手。“勍敌两崖”,就是赤甲、白盐二山的临江部分都高大而陡峭,两者不相上下。赤甲山海拔1400米,白盐山海拔1415米,高度也差别不大。在瞿唐峡口附近,除了南岸的白盐山能同赤甲山媲美外,还有哪座山能同赤甲山匹敌?正因为赤甲、白盐二山的临江一面都雄奇壮丽,杜甫在他写的诗中经常提到“两崖”或“双崖”。他在《柴门》诗中说:“泛舟登瀼西,回夔望两崖。”他在《独坐二首》之一中说:“竟日雨冥冥,双崖洗更青。”

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位于长江南岸的白盐山上会有许多人居住吗?回答是肯定的。杜甫《赠李十五丈别》诗的前四句是:“峡人鸟兽居,其室附层巅。下临不测江,中有万里船。”这里的“峡”应当是瞿塘峡,瞿塘峡两岸的大山就是赤甲山和白盐山。同时,杜甫《晓望白帝城盐山》诗的的“红远结飞楼”和《白盐山》诗的“白榜千家邑”,都说明白盐山的居民不少。出现这种情况是可能的。唐代是封建社会,农村的男耕女织、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农民无须每天过江到县城买卖物品。从现在的情况看,白盐山上有白龙村、乌云村等村落,而且这些村落早已有之,不是最近几十年形成的。在当地,一直到20世纪50年代初,渡过长江都是以木船作为交通工具,但并没有影响白盐山山上的农民到县城买卖产品。同时,在简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上,也只有石庙村、茶盘村等村落。两山的居民总数,差别不会很大。因此,以交通不便、白盐山上的居民少来证明白盐山的情况与“闾阎缭绕接山巅”、“复道重楼锦绣悬”不合,是缺乏事实依据的。

我们再来看白帝山北面的那座山,也就是简先生说的唐代赤甲山,现在当地人称为子阳山。子阳山,如果从白帝城以西的部分看,虽然不是很高,但还可以说是一座大山、高山。但从白帝山对面的部分看,与赤甲山、白盐山相比就差多了。白帝山对面的子阳山有多高呢?我们先看简先生在《杜甫夔州诗现地研究》第70页的部分叙述:

根据《水经注》以至唐五代《元和郡县图志》、《通典》、《旧唐书》都说古赤甲山上有赤甲城,我这次实际考察是在海拔360米左右(此为本地蔡姓农户所说,我与赵先生都怀疑应该更高),看到一些疑似汉城的遗址,为方便叙述,暂分为甲、乙、丙三区。

甲区就在今白帝城紫阳村2——18号农舍东南,有一段看来比较完整的城垒,被认为极有可能是古汉城遗址者,清人称为皇殿台(图五),在清代舆图中以方形台状的图形记录了这个遗址。……

马岭与子阳山脚相接处海拔为157米,“实际考察时在海拔360米左右”。即使姓蔡的农民说低了些,再增加100米,也才460米。从该书68页附的清乾隆本《奉节县志》中的紫阳城图看,方形台状的遗址距离山顶已经不远了,只有150米左右。就是把皇殿台到西北山顶的高度估计为200米,白帝山北面的子阳山的高度也只有海拔660米,还不到赤甲山的一半。赤甲山海拔1400米。把子阳山与赤甲山对比,两者的高度很不相称。这样矮的紫阳山,怎么能与简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相提并论?怎么能“俱刺天”?反之,如果说赤甲山就是瞿塘峡北岸与南岸的白盐山对峙的那座山,那就完全可以说“俱刺天”了。因为赤甲山海拔1400米,白盐山海拔1415米,确实是双峰并峙,旗鼓相当。

当地人所称的白帝山北面的子阳山,与赤甲、白盐二山相比较,不仅不高,而且也不陡峭。从《杜甫夔州诗现地研究》第68页附的清乾隆本《奉节县志》上的白帝城图看,白帝城、下关城、紫阳城是连在一起的。既然可以从下到上建筑城市,就说明坡度较缓。就是上段的紫阳城,坡度也不很大。魏靖宇先生主编的《白帝城》画册第46页的上段有江述林拍摄的紫阳城遗址,上面差不多都种了庄稼。同时,简先生在该书第三章附的图四“白帝山江面望子阳山”也表明白帝山北面的紫阳山坡度较缓。这样的山在雄伟壮丽方面同赤甲山、白盐山相比相差甚远。

而且,“闾阎缭绕接山巅”、“复道重楼锦绣悬”的现象出现在瞿塘峡口南北对峙的白盐山、赤甲山两侧,确实是异景奇观,令人惊叹。反之,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白帝山北面的紫阳山上,那里的大部分地方,唐代本来就是城市,还有什么使人感到惊奇的呢?

更为重要的是,《水经注》说:“(赤岬)山,甚高大,不生树木。”而杜甫在《夔州歌十绝句》之四中却说赤甲、白盐二山“枫林橘树丹青合”。显然,白帝山北面的子阳山不是杜甫诗中说的赤甲山。从《水经注》成书到杜甫流寓夔府,中间只隔了200多年的时间,如果出现了一座不生树木的大山到处长出了众多枫树、橘树的奇事,那杜甫肯定要写诗反映。

再看杜甫的《黄草》诗:

黄草峡西船不归,赤甲山下行人稀。

秦中驿使无消息,蜀道兵戈有是非。

万里秋风吹锦水,谁家别泪湿罗衣。

莫愁剑阁终堪据,闻道松州已被围。

这首诗反映了当时蜀地发生的战乱,本来,长江是交通要道,长江中下游的产品就是通过水运同蜀地交换。杜甫《夔州歌十绝句》之七中说:“蜀麻吴盐自古通,万斛之舟行若风。长年三老长歌里,白昼摊钱高浪中”。可是蜀地出现了战乱:“蜀麻久不来,吴盐拥荆门。西南失大将,商旅自星奔(《客居》)。”在这种情况下,到黄草峡西面去的船只没有返回,赤甲山下的行人也稀少了。这首诗里的赤甲山仍然是瞿塘峡口长江北岸的大山。因为现在当地人所称的子阳山在唐代大部分都在城内。子阳山南麓就是马岭,也在城内,在子阳山下无所谓行人稀不稀的问题。而在赤甲山就会有这种现象出现。当时奉节通往巫山及其以东的交通要道有两条。一条是水路,就是长江。另一条路是陆路,就是从白帝城经石马河到关口再到巫山及其以下的大路。这条路经石马河的一段就在赤甲山下。另外,赤甲山临江一面的半山上也有一条小路通巫山,现在仍有人行走。

《赤甲》诗说明新迁居的赤甲宅在简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的西南角,也就是在现在的夔门古象馆附近:

卜居赤甲迁居新,两见巫山楚水春。

炙背可以献天子,美芹由来知野人。

荆州郑薛寄诗近,蜀客郄岑非我邻。

笑接郎中评事饮,病从深酌道吾真。

“卜居赤甲迁居新”,说刚刚迁入赤甲宅。“两见巫山楚水春”,说明迁入赤甲宅的时间是三月。杜甫于大历元年三月从云安到达夔府,大历二年三月从西阁迁入赤甲宅,当然就是两次见到春天的巫山楚水了。“荆州郑薛寄诗近”,从西阁迁到赤甲,同荆州的距离近了一点点。这也说明杜甫的赤甲宅确实是在赤甲山西南角。

《白盐山》诗说明唐代的白盐山就是简先生说的今称白盐山:

卓立群峰外,蟠根积水边。

他皆任厚地,尔独近高天。

白榜千家邑,清秋万估船。

词人取佳句,刻划竟谁传?

“卓立群峰外”、“他皆任厚地,尔独近高天”,说明白盐山很高。白盐山确实高,在瞿唐峡口附近,它是最高的,比简锦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还要高15米。不过,这里不是拿它同赤甲山比,而是拿它同它的西南的文峰山的许多山峰相比。文峰山的一系列山峰都比白盐山低得多。

《晓望白帝城盐山》诗说明了杜甫是站在简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临江西南角望江南的白盐山:

徐步携斑杖,看山仰白头。

翠深开断壁,红远结飞楼。

日出清江望,暄和散旅愁。

春城见松雪,始拟进归舟。

诗一开始就写诗人的行动,他手拄有斑痕的竹杖,慢慢地走到望的地点。这表明站着望的地方就在赤甲宅附近。因为那个地方比较陡,路比较窄,必须倍加小心,所以一方面拄着手杖,另一方面又慢步行走。杜甫在《入宅三首》之二中也有“半顶梳头白,过眉拄杖斑”的诗句,正好说明杜甫望白盐山、白帝城的地点是在赤甲山临江一面的西南角。“看山仰白头”,“仰”是脸向上,抬着头向上看,正好说明被望的山很高而自己站的位置很低。“翠深开断壁,红远结飞楼。”从山的下段望起,看到断壁开处,一片翠色。再往上看,远处山巅,红色高楼其势若飞。在白盐山的白色背景中,以“翠”和“红”两种颜色来点染,景色十分宜人。“日出清江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旭日东升,驱散江雾,于是又眺望山下清澈的江水。“日出清江望”,从意思上说是日出望清江,是调平仄而说成那样的。“暄和散旅愁”,日出则气候变暖和,使旅愁消散。“春城见松雪”,望了白盐山及其下面的江水之后回过头来又望见了白帝城。初春的白帝城附近的松树上还有积雪,这才觉得应当准备乘舟返故乡之事了。从望白盐山及白盐山下的江水到望白帝城,全诗紧扣“晓望”二字,诗人“望”的神态也跃然纸上。

因为白盐山比赤甲山高,但又高得不多,所以返照的阳光只照到最高山峰的一点点地方。《返照》诗中的“不尽白盐孤”,就是说只有白盐山的山顶上有少许的地方有返照的日光。

《自瀼西荆扉且移居东屯茅屋四首》之一同样说明白盐山在长江南岸。

白盐危峤北,赤甲古城东。

平地一川稳,高山四面同。

烟霜凄野日,粳稻熟天风。

人事伤蓬转,吾将守桂丛。

东屯和东屯茅屋都在长江的北边,白盐山在长江南岸,说东屯和东屯茅屋在白盐山以北当然是十分确切的。如果像简先生那样把长江北岸的赤甲山说成白盐山,那东屯茅屋绝对是在白盐山以西。就是简先生说的东屯茅屋迁到现在的八阵村二组以后,那里仍然在简先生说的今称赤甲山的西面。熟习当地地形的人都知道,石马河汇入东瀼水处北岸的山梁不高。在那里,可以明显地看到高大的“今称赤甲山”在继续北上。而且简先生提出的把东屯茅屋定位在八阵村二组的理由也似乎难以成立。

杜甫写的《寄裴施州》诗也点明了白盐山的位置。他在那首诗里说:“几度寄书白盐北,苦寒寄我青羔裘。……紫衣使者辞复命,再拜故人谢佳政。”唐代的施州在夔府的南面,如果诗中的“白盐”是指简先生说的“今称白盐山”,那杜甫不管是住在西阁、赤甲、瀼西还是住在东屯茅屋都可以说是在白盐山之北。反之,如果说诗中的“白盐”是指简先生说的“唐白盐山(即赤甲山),”那杜甫在夔府寓居过的地方都在白盐山之西。因此,白盐山是位于长江北岸还是位于长江南岸,其实是十分清楚的。

再看《入宅三首》:

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

客居愧迁次,春色渐多添。

花亚欲移竹,鸟窥新卷帘。

衰年不敢恨,胜慨欲相兼。

 

乱后居难定,春归客未还。

水生鱼复浦,云暖麝香山。

半顶梳头白,过眉拄杖斑。

相看多使者,一一问函关。

 

宋玉归州宅,云通白帝城。

吾人淹老病,旅食岂才名。

峡口风常急,江流气不平。

只应与儿子,飘转任浮生。

 

《入宅三首》之一中说“奔峭背赤甲,断崖当白盐”,表明赤甲宅在赤甲山西南端伸向白帝山前的那个山梁中间。那里,背后是赤甲山主峰,“奔峭背赤甲”。那里,左面是对着白盐山的长江江岸,“断崖当白盐”。那里,前面是东瀼水,正好与《入宅三首》之三中所说“峡口风常急,江流气不平”的情况相合。因为那个地方靠近瞿唐峡口,长江江面经常疾风劲吹,白帝山东侧的一段东瀼水水面也往往是风急浪涌。

(转下篇续文《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盐山》)

作者:三峡学院教授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傅汝和诗三首(傅作楫之父…[73]
傅作楫手迹[64]
有朋自远方来[118]
傅作楫《雪堂诗集》[122]
《秋兴》第16期目录[201]
我的学术观ABC[461]
甘为诗城添风采——夔州杜…[616]
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1424]
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1942]
杜甫简介[1742]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渝ICP备08003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