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今天是: 首页 | 文章 | 下载 | 论坛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夔州杜甫研究会 >> 文章 >> 名人论杜 >> 正文
名人论杜集锦
作者:李江    转贴自:《秋兴》第十一期    点击数:1235    更新时间:2007-1-4    文章录入:admin

名人论杜集锦

李 江

刘禹锡评杜诗“茱萸”句

   “茱萸”二字更三诗人道之,而有能否。杜甫云:“醉把茱萸仔细看”,王右丞④云:“遍插茱萸少一人”,朱仿云:“学他少年插茱萸”。三君所用,杜公为优。

(韦绚《刘宾客嘉话录》

注释

①刘禹锡(772-842),字梦得,彭城(江苏徐州)人,一说中山(江苏漂水)人,一说洛阳人,曾官监察御史,因参与王叔文、柳宗元政治改革,王等失败后,刘屡次贬为地方官吏,曾徙为夔州剌史,晚年在朝迁太子宾客。著有《刘梦得文集》。刘禹锡是一位具有朴素唯物论的思想家,也是一位优秀的诗人,特别是在夔州模仿民歌的《竹枝词》具有健康率真的情感和朴素、自然的风格。

②茱萸(zhūyú):植物名,生于川谷,其味香烈。《太平御览》周处《风土记》:“俗于九月九日折茱萸房以插头,言辟恶气,而御初寒”。杜诗句见《九日蓝田崔氏庄》。

③能否:能与不能。

④王右丞:指王维。

⑤《刘宾客嘉话录》:唐韦绚撰,书前自序,说他任江陵少尹时,追记长庆元年(821)在白帝城听刘禹锡的谈话而成此书,内容颇多当时的史实和艺文掌故。

按:刘禹锡对杜甫的推崇不像白居易那样明确,但在有些地方有意无意中流露出来。朱仿的“学他少年插茱萸”也算得好句子,王维的“遍插茱萸少一人”更是千古流传的名句,其运用之妙,很难说一定在杜甫之下,但在刘禹锡的眼中,却认为不及杜甫的用法,其对杜诗的偏爱,可见一斑。

白居易评李杜诗

唐兴二百年,其间诗人不可胜数。所可举者,陈子昂有《感遇诗》二十首,鲍防有《感兴诗》十五首。又诗之豪者,世称李、杜。李之作,才矣奇矣,人不逮矣;索其风、雅、比、兴、十无一焉。杜诗最多可传者千余首,至于贯串今古、覼缕格律、尽工尽善,又过于李。然撮其《新安吏》、《石壕吏》、《潼关吏》、《塞芦子》、《留花门》之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句,亦不过三四十首。杜尚如此,况不逮杜者乎?

(白居易《与元九书》)

注释:

①白居易(772-846):字乐天,晚号香山居士,原籍太原,曾官太子少傅,后人称白香山、白太傅,是杜甫的有意识的继承者,也是杜甫之后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

②陈子昂(661-702):唐朝现实主义诗歌的先驱者。其诗雄浑豪壮,扫除华靡艳丽的风气,在文学理论上主张诗歌必须反映现实。

③鲍防:天宝十二年进士,是当时有名的诗人,写了不少反映社会现实的诗。

④不逮:不及

⑤覼缕(luólǚ)格律:  覼缕,委曲详尽。格律,骨格和声韵,这里不是格诗(古体诗)和律诗(近体诗)的意思。

⑥撮(cuō):聚集。

⑦都是控诉和暴露当时战争罪恶和拥护正义战争、主张抵抗侵略的诗。

⑧这两句诗是杜甫《自奉先县咏怀五百字》诗中的名句。

⑨亦不过三四十首:据日本翻宋大字本《白氏长庆集》作“亦不过十三四”似乎比较合理些。

按:白居易这段评论, 对《诗经》、汉朝民歌、陈子昂、杜甫的现实主义优良传统提到了正宗的地位,其中特别推崇杜甫。如果说元稹主要是从艺术上抑李扬杜,白居易则认为无论思想,还是艺术,李白均不及杜甫。

宋濂批评刘辰翁的杜诗观

杜子美诗,实取法《三百篇》,有类《国风》者,有类《雅》、《颂》者,虽长篇短韵,变化不齐,体段之分明,脉络之联属,诚有不可紊者。注者无虑数百家,奈何不尔之思?务穿凿者,谓一字皆有所出,泛引经史,巧为傅会,楦酿而丛脞。骋新奇者,称其一饭不忘君,发为言辞,无非忠国爱君之意,至于率尔咏怀之作,亦必迁就而为之说。说者虽多,不出于彼,则入于此。子美之诗,不白于世者,五百年矣。近代庐陵大儒颇患之,通集所用事实,别见篇后,固无缴绕猥杂之病,未免轻加批抹,如醉翁呓语,终不能了了。

(摘自《宋濂全集》《杜诗举隅序》)

注释:

    ①宋濂(1310-1381):字景濂,号潜溪,明初任江南儒学提举,官至翰林院  学士,为明朝开国文官之首,年老因长孙获罪,濂谪徙茂州,途中病死夔州。

②刘辰翁(1232-1279):字会孟,号须溪,庐陵人,南宋末辛派词人。

③《三百篇》、《国风》、《雅》、《颂》:《三百篇》,即《诗经》,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最早的诗歌总集。《国风》、《雅》(包括大雅、小雅)、《颂》,是《诗经》的三大部分。《风》主要是民歌,《雅》主要是上层贵族文人的诗歌,《颂》主要是朝延举行各种典礼时吟唱的颂歌。

④楦酿:填塞、揉杂。

丛脞(cuò):烦琐、细碎。

⑤庐陵大儒:指刘辰翁。

⑥缴绕猥杂:重复、平庸、庞杂

按:从这段话看来与宋濂只赞成折章句而明大旨,不赞成烦琐的注释有关,宋濂作为一位理学家,在对待儒家经典问题上,当然要重视经文本身、轻视汉唐注疏这一理学家的传统。这一传统同理学家重义理,与儒家传统领地中创立新说有关。

李东阳(1)赞杜甫集诗家之大成

杜甫诗清绝如“胡骑中宵堪北走,武陵一曲想南征”; (2)富贵如“旌旗日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3)高古如“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4)华丽如“落花游丝白日静,鸣鸠乳燕青春深”;(5)斩绝如“返照入江翻石壁,归云拥树失山村”;(6)奇怪如“石出倒听枫叶下,橹摇背指菊花开”;(7)浏亮如“楚天不断四时雨,巫峡长吹万里风”; (8)委屈如“更为后会知何地,忽漫相逢是别宴”;(9)俊逸如“短短桃花临水岸,轻轻柳絮点人衣”,温润如“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雾中看”;(11)感慨如“王侯第宅皆新主,文武衣冠异昔时”;(12)激烈如“五更鼓角声悲壮,三峡星河影动摇”;(13)萧散如“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14)沉著如“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15)精练如“客子入门月皎皎,谁家捣练风凄凄”;(16)惨戚如“三年笛里关山月,万国兵前草木风”;(17)忠厚如“周宣汉武今王是,孝子忠臣后代看”;(18)神妙如“织女机丝虚夜月,石鲸鳞甲动秋风”;(19)雄壮如“扶持自是神明力,正直元因造化功”;(20)老练如“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21)执此以论,杜真可谓集诗家之大成矣。

(李东阳《麓堂 诗话》)

 

注释:

李东阳(1447—1516)字宾之,号西涯,祖籍茶陵,生于北京,明天顺七年(1463)进士,官至华盖殿大学士。以他为首的“茶陵诗派”讲究 真趣,又格律森严,富有韵味,大大活跃了当时沉闷的诗界风气,对后世影响很大。

②见《吹笛》。

③见《奉和贾至舍人早朝大明宫》。

④见《咏怀古迹五首》其五。

⑤见《题省中壁》。

⑥见《返照 》(七律)。

⑦见《送李八秘书赴杜相公幕》。

⑧见《暮春》。

⑨见《送路六侍御入朝》。

⑩见《十二月一日三首》其三。

⑾见《小寒食舟中作》。

⑿见《秋兴八首》其四。

⒀见《阁夜》。

⒁见《秋兴八首》其三。

⒂见《登高》。

⒃见《暮归》。

⒄见《洗兵马》。

⒅见《承闻河北诸道节度入朝欢喜口号绝句十二首》其二。

⒆见《秋兴八首》其七。

⒇见《古柏行》。

(21)见《望岳》。

按:此论杜诗的艺术成就,引证杜甫七言诗20首(含七律17首、七古2首、七绝1首),其中夔州诗竟有13首(含云安1首)之多。说明李东阳对杜甫七言诗,特别是对杜甫夔州诗颇下工夫。也说明杜甫夔州诗成就颇高。所引例证说明杜诗风格的多样性,的确为其他诗人所不及。

杨升庵批评宋人“诗史”论

宋人以杜子美以韵语记时事,谓之诗史,鄙哉!宋人之见,不足以论诗也。

杜诗之含蓄蕴藉者盖亦多矣!宋人不能学之。至于直陈时事,类于讪讦,乃至下乘末脚,而宋人拾以为己宝,又撰出“诗史”二字以误后人。

(杨升庵《升庵诗话》卷四)

注释:

①杨升庵(1488-1559):字用修,又字升庵,成都人,明代著名学者和文学家,官至翰林学士,曾被贬谪云南三十多年,死在云南。一生著述颇丰,品评历代诗歌的著作较为通行的是《升庵诗话》。

②讪讦(shàn jié):揭露、讥笑人的隐私和错误。

按:杨升庵“讪讦”、“下乘末脚”之说固然出于偏见,但针对宋人学杜之偏,指出诗之有别于史,并认为杜诗精华不在直陈,而在含蓄蕴籍者,却颇有胆识!

 

王渔洋谈七言歌行

 

七言歌行:杜子美似《史记》,李太白、苏子瞻似《庄子》,黄鲁直似《维摩诘经》。七言歌行至子美、子瞻二公,无以加矣;而子美同时又有李供奉、岑嘉州之创辟经奇;子瞻同时又有黄太史之奇特。正如太华之有少华,太室之有少室

(王士祯《渔洋诗话》卷下五O)

注释:

①王渔洋:即王士祯(1634-1711),字子祯,号渔洋山人,山东新城人,顺治进士,累官刑部尚书。论诗创“神韵说”,诗能尽古今之奇变,蔚然为一代风气所归,擅长各体,尤工七绝。有诗集《渔洋山人精华录》。主要著作还有《带经堂集》、《池北偶谈》。

②子瞻:即苏轼;《庄子》,书名,战国时庄周及其弟子和后来道家所作,主张清静无为,独尊老子,屏斥儒墨,为道家经典。

③《维摩诘经》:全称《维摩经所说经》,是阐释大乘教义的佛教经书。

④李供奉:唐玄宗命李白为“供奉翰林”,故称李供奉。

⑤岑嘉州:唐诗人岑参曾官嘉州刺史,故称岑嘉州。

⑥黄太史:黄庭坚曾预修哲宗实录,迁著作郎,升起居舍人,故称黄太史。

⑦太华,即西岳华山,其西有山稍低曰少华山,又称少华。太室,即嵩山,因山上有石室,故名此山为太室,其西有山曰少室。

按:王渔洋提倡诗的神韵,对唐宋诗人有强烈政治内容和现实性的诗采取排斥的态度,所以将他们的诗简单地纳入史和佛老之学的范畴。

老舍诗类似杜甫沉郁顿挫风格

众所周知的老舍先生,是著名的小说家、戏剧家,当抗日战争开始时,他已经以《老张的哲学》、《骆驼祥子》等著名小说,奠定了在文坛上的显著地位。但很少人知道他在小说创作之余暇,还喜欢写旧体诗,而且能写出类似杜甫沉郁顿挫风格的七律。先略举两例:

三月莺花黄鹤楼,骚人无复旧风流。

忍听杨柳大堤曲,誓雪江山半壁仇。

李杜光芒齐万丈,乾坤血泪贯千秋。

凯歌明日春潮急,洗兵重来东海头。

——《贺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成立》

辛酸步步向西来,不到河清眉不开。

身后声名留气节,眼前风物愧诗才。

论人莫逊春秋笔,入世方知圣哲哀。

四海飘零余一死,青天尚在敢心灰。

——《述怀》

我们知道杜甫的那首名作《月夜》(“今夜鄜州月”)就是令老舍非常感动的一首小诗,1939年拥他随慰问团北征,写过一首长篇纪行诗,名叫《剑北篇》,其中有一小段,写他经过陕甘宁边区南面的鄜县的见闻和观感:

伤心的月色,千载同怜,

老杜的悲思,古今同感,

“清辉玉臂”,“香雾云鬓”,

秋月无情,又照着一番离乱。

渡过浑黄的洛水,已是县,

唐时的重镇,全非旧观。

城荒街寂,铺小人闲。

唐代的古钟报着更点。

(廖仲安《抗战时期热爱杜诗的三位学者》)

注释: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人,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协副主席。现代小说家、戏剧家,名著有《骆驼祥子》《龙须沟》《春华秋实》《茶馆》等。作品语言生动,幽默,被誉为“人民艺术家”。

按:这两首古诗和一首新诗,都是老舍在抗战日战争中与杜甫几乎经受一样的经历和感受的抒情之作,在写作上也与杜甫一样具有明显的沉郁顿挫的风格。由于老舍先生国学根基深厚,生活阅历丰富,所以在文坛上地位显赫,成为文学艺术界的顶尖级人物。

 

冯至谈写《杜甫传》的经过

 

“早年感慨恕中晚,壮岁流离爱杜陵。”是冯先生晚年写的一首绝句中的自白。他不只一次自述他“壮岁流离爱杜陵”的经历。有一次他从一位多年飘泊在美国的朋友的诗集里发现“到底是读杜的年龄了”的诗句,引起自己强烈的共鸣:

“我也正是‘在人生的中途’开始认识杜甫。这以前,我只知杜甫是中国最伟大的诗人之一,但我和他很生疏,总觉得他的诗与我无缘,直到抗日战争爆发,颠沛流离,目睹国家和人民的苦难,才渐渐接近杜甫,读他的诗,理解他的为人,全心全意地钦佩他,并为他写传。”

在回答《文史知识》编辑部问他怎样走上杜甫研究道路的问题时,他又有了更具体的说明:“我的杜甫研究多半是客观环境所促成。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同济大学内迁,我随校辗转金华、赣县、昆明,一路上备极艰辛,从南昌坐小船到赣县,走了七八天,当时手头正带了一部日本版的《杜工部选集》,一路读着,愈读愈有味儿。自己正在流亡中,对杜诗中‘东胡反未己,臣甫愤所切’一类诗句,体味弥深,很觉亲切。后来到了昆明,在西南联合大学教德文,课余之暇,颇留意于中国文学,有一天在书肆偶得仇注杜诗,又从头至尾细读,从此形成了自己对杜甫的一些看法。当时我想,在欧洲即使是二三流作家也都有人给他们作传,中国却连大文豪都无详细的传记,实在太遗憾了,萧统的《陶渊明传》、元稹的《杜子美墓系铭》、新旧《唐书》中有关李、杜等的记载,都过于简略了,为此决意给杜甫作传。由于条件的限制,不可能全副精力来做这件事,所以我的准备工作用去了四五年时间。我首先做杜诗卡片,按内容分门别类编排,如政治见解,朋友交往、鸟兽虫鱼等等。同时对唐代政治经济、典章制度、思想文化诸方面的发展沿革,也作了必要的了解,国内学者如陈寅恪等的有关著作,也都读了。另外,对杜甫同时代诗人李白、王维等的生平、思想、创作情况,也有了基本的掌握。在这样的基础上,我才开始写《杜甫传》,那已经是1947年的事了。”

冯先生以一个研究歌德、海涅、里尔克的德国文学专家,在新诗坛上久享盛名的新诗人为什么到中年以后,对一个多年以前的杜甫倾注了这样炽热的感情?让我们重读一下他的《杜甫和我们的时代》这篇文章,特别是以下一段话:“现在我们虚心和杜甫接近,因为无论由于同,或是由于异,我们早已片断地认识杜甫了:当国内频年苦于军阀的内战,非战思想最普遍时,《兵车行》一类的诗成为学校中流行的读物,在社会主义思想介绍到中国的初期,‘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名句则一再被人引用,引用者甚至不知道这两句诗的出处。可是抗战以来,无人不直接或间接地尝到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带来的痛苦,这时再打开杜诗来读,因为亲身的体验,自然更能深一层地认识。杜诗里的字字都是真实:写征戍之苦,‘三吏’‘三别’是最被人称道的;写赋敛之繁,《枯棕》《客从南溟来》诸诗最为沉痛;‘生还今日事,问道暂时人’,是流亡者的心境;‘安得广厦千万间,……’谁读到这里不感到杜甫的博大的;由于贫富过分的悬殊而产生的不平在‘无贵贱不悲,无富贫亦足’这两句里写得多么有力;‘丧乱死多门’,是一个缺乏组织力的民族在战时所延逢的必然的命运。这还不够,命运还使杜甫有一次陷入贼中,因此产生了《悲陈陶》《悲青坂》《春望》诸诗,这正是论陷区里人民的血泪。……我们读这些名诗与名句。觉得杜甫不只是唐代人民的喉舌,并且好像也是我们现代人民的喉舌。”

 

(廖仲安《抗战时期热爱杜诗的三位学者》)

     按:冯至教授在新诗坛上早负盛名,他本来与研究杜甫无缘,可是竟由一个研究歌德、海涅、里尔克的德国文学专家,成为历史上第一个为杜甫立传,并且影响甚大的著名学者,根本原因是冯至在生活中亲身体验到了杜甫历经的丧乱和感受。表明杜甫诗的影响极其深远。

(作者单位:重庆市奉节县竹元中学)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傅汝和诗三首(傅作楫之父…[73]
傅作楫手迹[64]
有朋自远方来[118]
傅作楫《雪堂诗集》[122]
《秋兴》第16期目录[201]
我的学术观ABC[462]
甘为诗城添风采——夔州杜…[617]
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1424]
也谈杜甫诗中的赤甲山、白…[1942]
杜甫简介[1742]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没有任何评论

渝ICP备08003181号